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三地彩票:河北高墙内访“毒友”:摆脱梦魇 挽回尊严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中新网保定10月26日电 (李洋)“朋友说可以解酒,第一次就吸了四口,整个人很兴奋,三天三夜没睡觉,连水都不愿多喝一口。”吴达(化名)26日说,2008年第一次吸食冰毒的画面在记忆中仍很清晰,一次醉酒后的“解酒药”是他人生中噩梦的开始。

  在距离河北省高阳县城二十余公里处,有一所特殊的学校——河北省高阳强制隔离戒毒所。它的前身是河北省高阳劳教所,始建于1958年。自2014年转型以来,该所承担了收治戒毒人员的职责,促使戒毒人员戒除毒瘾,顺利回归社会。

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

  出生于1974年的吴达是2018年5月份被送入河北省高阳强制隔离戒毒所。长达十年的吸毒史,他自己总结了一句话:从拥有一切到失去一切很可悲。

  据吴达讲述,第一次吸食了那四口以后,他有一段时间没再碰冰毒,也感觉自己并不会上瘾。半年后在一次酒后,他又吸了几口,自此便产生依赖,用他们的行话就是,一“溜冰”整个人就会变。

  “我最开始200多斤,染上毒品后160斤左右。”吴达说,日渐消瘦的体重是身体所承受的代价,消耗了上百万买毒品是金钱所承受的代价,而亲朋的远离才是最难承受的代价。

  自幼丧父的吴达,小时候生活比较艰苦,后来靠自己打拼,逐渐发财致富,他25岁的时候就拥有了上百万的资产。自从吸毒后,经济条件日渐下降,家庭关系破裂。在刚被送进戒毒所的时候,吴达的思想情绪不太稳定,认为吸毒是自己花钱享受,抗拒戒治,也不配合民警的教育管理。

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

  吴达说,面对自己的抗拒,大队的民警就经常给他做思想工作,疏导他的情绪,使他真正认识到毒品的危害和违法性,也令他有了对人生重新再来一次的念头。

  “我原来也是白手起家,经过双手奋斗拥有了很多。现在既然失去了,就要踏踏实实,一步步再努力,改变身边人对我的认识。”吴达说,如今回想吸毒的情景都感到可怕,他要把失去的人性尊严再拿回来。

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图为戒毒人员的高墙内生活。 李洋 摄

  据河北省高阳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李大勇介绍,该所戒毒人员以吸食冰毒等新型毒品为主。该所的《正性情感在戒除毒瘾中的作用》课题被司法部立项。在课题实验中,通过综合正性情感训练实践,促使戒毒人员建立正确的行为方式和认知方式,引导他们戒除毒瘾。

  对于很多尝试戒毒的人来说,戒毒后复吸是一个难以摆脱的噩梦,李文(化名)也不例外。

  “70后”的李文在入所前,做小生意,家庭生活美满,自从沾染上毒品后,对家里事都不管不顾、夜不归宿,整天沉浸在毒品之中,并且开始赌博,把家里所有积蓄挥霍一空,还染上了疾病,把身体彻底搞垮。

  “我因为长期吸食毒品,失眠和情绪不稳定一直存在。进所经过仪器治疗后,这一切都慢慢恢复了正常。”李文说,他是2017年10月3日,被送至高阳戒毒所,经过一年多的时间,他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,坚定了自己戒掉毒瘾的决心。

  李文的妻子为能给丈夫一个安心,搬到了高阳,靠打工来生存,每个月都会进行探视,鼓励他戒毒。面对这一切,李文告诉记者,戒毒所不是监狱,是一所令他明白很多道理的学校,他反思了很久,做人不能没有底线,“大队的民警一直和我家属随时联系,让他们不要放弃我。我出去后就会离开原来的环境,重新生活。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,这样才能对得起帮助我的人们。”

  在采访中,李大勇向记者透露,该所成立膳食营养指导室,总结出了戒毒人员膳食营养康复体系,在所戒毒人员身体机能状况得到较大改善。同时,建立省内首家“成瘾医学研究基地”,并引进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仪等设备,推动新技术新方法在医疗戒治、毒品戒断方面的实际应用。“面对戒毒人员的负性情绪,身体康复,都要想办法攻克难题。我们不会放弃,期望社会也不要放弃他们。”(完)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 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